专访PraY:第二次休息背后的故事

PraY金钟仁选择了暂时告别,在12月27日采访当天,他亲自为不断出现的回归传言画上了休止符。开口多少有些艰难的PraY表现得十分疲惫。平时在镜头前滑稽的样子消失得无影无踪,中途的几次哑口无言,也表达了他艰难的心境。

虽然是个不容易的决定,但PraY说:“现在活得像个人了,挺好的。”曾经很纠结,而又无法诉说,因为害怕跟队友、家人还有粉丝传达自己的感情。但今年,他觉得内心的苦恼太难承受了,于是第一次向父母坦白了内心,独自忍着眼泪,担心自己是不是渐渐走到了尽头。

成为无业人员已有一个月左右,在转会市场如火如荼进行的同时,PraY也经历了许多。有来自海外队伍巨额的邀约,也有众所周知的与kt的紧密联系。此外,虽有许多队伍表现出了兴趣,但他只能全部拒绝。

“因为已经决定要休息了,所以拒绝了其他所有队伍的提案。对于粉丝来说是很有趣的素材,但我怕给kt添麻烦,真的不知道该多小心地说。其实kt真的为我花了很多心思,但我没有信心,回答得优柔寡断,所以他们便不断给出更好的提案,但我没法说出“我要签约”。我知道我本来的身价大概是什么程度,而kt本来就有很多优秀的成员,能够花给我的钱感觉没有多少。

和kt第一次协商结束后,回家的路上我哭了。仔仔细细地想为什么会这样,但还是不知道原因。拒绝了几个队伍的提案之后,连kt都拒绝了,现在是全部放下了的心情,应该不会再有提案了。走在回家的坡上,突然就流泪了,因为觉得这是最后一次了,以后不能再过选手生活了。即使如此,还是真心感谢到最后还一直说想要跟我一起的kt。”

如果问别人,PraY是个什么样的人,大部分都会说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选手。不轻易表露内心,也不轻易依靠他人。所以就连父母也很难听到自己孩子的内心。这样的PraY,这次第一次依靠了父母,因为自尊心受了伤。

“本来觉得,无论遇到什么苦恼,都不是非要表现出我的内心,因为无论再怎么艰难,只要像不倒翁一样再次站起来就行了。但是这次不同了,独自很难战胜了,去倾诉苦恼是不容易的,我第一次对家人说,我感觉我要走到终点了。

其实无论说什么,都是过去的事了,没什么意义吧。因为这样那样的事受了伤,自然就想休息了,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父母真的很心痛,虽然现在才说出来,但我们队(KZ)氛围真的不好,而且我觉得队伍的低迷是因为我,所以更加难以承受。

如果有人说队伍的低迷是我的错,我也没有辩解的余地。所以努力不去放在心上。队友们对我说抱歉,我想到了很多。在Tigers的时候我也曾怪过Hojin哥的不足,也觉得Kuro是一个有所不足的中单。LOL这个游戏有着团队游戏的特征,所以尽最大努力不因‘商业关系’这种话而受伤。”

选择休息已经不是第一次,2014年5月17日NLB春季赛决赛结束后,PraY与Najin Black Sword合约到期,但那时和现在感觉截然不同。那时是21岁,而现在是26岁。21岁时,对于离开会很愤怒,但现在是自己慢慢放下的心情。

“2014年曾休息过一次,和现在感觉不同。那时从一个赛季前就想休息了,但对自己的实力还很自信。其实是被队伍淘汰的,真的很生气。但现在的休息好像是要逃避的。所以不知道休息期会有多长。

S赛冒泡赛全部结束之后陷入了混乱,本来拿着巨额的年薪,这样突然不干了,可以吗?原来人可以一瞬间跌落地底啊,令我惊讶。然后我想清楚了,我做的事情,‘结果’才是最重要的,所以打起了精神。所以续约很难的预感很早就有了。

我没想到我还会这么想:如果打赢了AFs会怎样呢?如果打赢了Gen.G人们的评价会改变吗?因为挽回的机会一个个消失,所以压迫感很严重。就这样错过了最后一次机会,看着弟弟们,说不出话。如果我打得好的话,还能自在地说出一句‘辛苦了’……”

在KZ的两年,PraY经历了天堂和地狱。仅说一开始,想和PraY一起打的选手都能排成队。PraY签下合约的瞬间,就有许多选手想要加入。但不过一年的时间里,PraY很快就疲倦了。对于他状态低迷的评价在一瞬间全部到来。

但KZ还是反对他退役,就算他决心要退役,哪怕签一个短期合约,也想为他准备好退役仪式。

“KZ跟其他队员说想为我准备退役赛所以我听说了,即使是空话我也真心感谢。结束合约也为我做得特别好。但我还没退役,所以大家不用担心。

因为自尊心,所以没跟谁说过,在KZ打完最后一场比赛后,是父母先来问我是不是不能再打了。那时候没能好好地回答出来,而父母又问我是不是自信感下降了,我就情不自禁地发了火。

是在自己骗自己,本来确实是自信感下降了,但真的不想承认父母说的话。心平气和地接受着粉丝们的非难,有时候也会埋怨,但坚持去找粉丝们负面的反应,并且去承受,也是我的责任吧。”

采访中有一句话我们没能听到,那就是“我一定会回来的”。其实一直到采访的最后,PraY都没有做出会以选手身份回归赛场的约定。不想给粉丝们平添期待,也没有说谎的理由。但万幸的是,他说无论如何一定会再次和粉丝们见面。

“被问到回归的时候,我总说:‘春季赛休息,夏季赛好好努力打进世界赛’。但这只是希望罢了,是对粉丝们说的善意的谎言。我不想回答这种提问,真挚地去想一想的话,‘还能再打吗?’是一个疑问。可能也是因为现在没在打LOL了。

春季赛还拿了冠军,也曾想过要不要不打了,但现在是一两场比赛就能改变评价的时代啊,现在还拿过去来安慰自己的话,就没有时间梦想未来了。所以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回来,但也不会随便说出‘到此为止’的话。

可能是停下来的好机会,但在掌声中离开这句话太难履行了。如果收到了掌声,那就想继续打,我这个人就是有这样的野心。但现在这样离开的话对粉丝们太抱歉了。”

和打得久的选手们聊天,一定会听到过去的故事。PraY在回首过往的时候,可以说是荣耀瞬间最多的选手之一。在Najin Sword,ROX Tigers, KZ(包括LZ)全都拿过冠军。有幸福的瞬间、努力的瞬间、遗憾的瞬间。这些过去的故事包含着PraY所以的历史。还有他最珍贵的搭档GorillA也是不可或缺的。

“虽然觉得自己一直很努力,但是没有比2017年在LZ时更拼的时候。真的跟疯了一样练习,感觉要死了,但是春季赛成绩并不好。所以跟疯了一样,一直联系到凌晨5、6点。最幸福的怎么说也是在ROX的时候,心态很轻松,仿佛是和我正合适的一件衣服。现在都还有很多粉丝喜欢当时的队伍氛围,但也有很多不喜欢的,所以平时不太会说起。

在两队都是和GorillA一起活动的,真的搭档了很久。是我非常感谢的人,也是让我重回职业舞台的朋友。不能说是莫逆之交,但也是互相尊重的真正的同僚。本来想要一个和朋友一样自在相处的辅助,但我和范现(GorillA)不是那种关系。现在想来,如果真的和朋友一样相处的话,可能一起打不了这么久。

能够公开聊一聊我和他的关系感觉更好了,ROX时期NoFe监督希望我们能有更多交流,但是那时候我们就算不交流也很默契,所以没有感受到交流的必要性。就觉得,一直是冠军圈的搭档,还缺什么呢。

但2017年一起到LZ之后不知不觉跟他真的聊了很多,那时候才明白NoFe监督的用意。说了互相不喜欢的话,同时也能一起进步,能够指出不足的地方。就算直接说出来有点难,但我们对于进步的方向也讨论了很多。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夏季赛夺冠了,真的是意料之外的夺冠,很有成就感,那时候有了‘我们下路组真的做到了’的自豪感。

"

但以今年为结尾,感觉我们很难一起活动了。但我每年都还是会跟他聊。因为一起打了很久,要去别的队的话也会先跟对方说,这是对双方的礼貌。所以我给纠结出国还是留在国内的他推荐了Misfits,但如果他去了之后压力很大,回来头都秃了的话,我会很抱歉的(笑)。最后一点很可惜的是,我们在ROX的时候,人们对我们下路组的评价不高,他本来可以更加出众的,但因为我牺牲了许多吧,也有抱歉的想法。”

不知不觉到了采访的尾声。PraY在采访中总是习惯性地说“对不起粉丝们”,留给粉丝们的话也很长。在说出这些话之前,他停顿了一会儿。据他本人说,是因为想哭。PraY放弃进出海外,无法轻易退役,全都是因为粉丝的存在。

“给粉丝们带来优柔寡断的一面真是没办法,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。有粉丝担心说以后是不是只能看到2D的我了(笑)。虽然已经说过了,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再回来,也有粉丝很生气问我为什么要休息,问我为什么在这个年龄就要休息。真心感谢以各种形式表达粉丝之心的各位。

只希望大家理解一点,我现在正在刻意与LOL拉开距离,但不是说不喜欢LOL了。看着比赛,仍然还会有上场打的冲动。但对于回归的日程没办法给出准确的答案。很难说出让大家一直等我的话,不想给大家平添期待感,但我总会努力以3D形式再次出现的。

如果确定要复出的话,想要努力把失去的机会都找回来。虽然不知道可不可行,但是有一点希望大家能知道,我放弃去国外是因为害怕被粉丝遗忘,无法放下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粉丝们。职业选手听到珍惜的粉丝们的一句话就能得到很大的力量,这一点一定要告诉大家。”

现在只剩下最后的告白,作为平时的PraY没能说出的话。虽然他说和队友都是“商业关系”,但这一定不是100%的真心。第二次的离开对粉丝们来说是很长的时间,也是很遗憾的瞬间。但PraY把这一瞬间形容为“人活的滋味”,现在是粉丝们感受他内心的时刻了。

“收到了曾共事的同事的联络,都说很可惜,NoFe监督很担心地问我非要做出这种选择吗,Kuro让我跟他一起去中国,当然我拒绝了(笑)。也跟我说让我不要退役。GorillA也跟我说,不该这样吧,表现得很惋惜。没有一个人让我退役。

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为了让我听着舒服,但还是很感谢。休息真的很好,准备睡觉的时候,躺在床上,觉得这才是人活着的感觉,一觉醒来,觉得这才是生活啊,心里很轻松。现在努力享受着闲暇生活,享受的同时也是再充电的过程,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够去报答支持我的各位。”

"

首页体育